|




 
 

標題 : 筆作狂龍九天舞 身為紅塵一書生(下)……
日期 : 2004/09/20 發佈者: 台北華義
閱覽次數 : 1234567

■事實上,網路遊戲的架構一般都很簡單:練級、打怪。找寶物……除了消磨時間外,人和人之間,社群的交流才是樂趣所在吧。不過,我打字很慢,所以上去沒有隊友,話還沒說完,人家就走了,只剩下我在 那堙均K…”,來不及了。

東東:除了三國以外,您還時中國歷史上哪個時代感興趣呢?
鄭問:春秋戰國。我覺得中國文化思想最具有光和熱的部分,都在兩千年前的那個時代一下子爆發光了;後代雖然有一些思想家,如朱熹、王陽明等,但是他們所提出的思想,都無法超越春秋戰國方面的成就。我覺得春秋戰國和三國這兩個時代是最精彩的,即使是從商業角度上來看,也是最容易出作品的兩個時代。

東東:您的歷史漫畫一般都比較遵守歷史的原色,而現在有不少日本漫畫以中國歷史作為題材,但改編非常厲害,演繹的成分很多,您對這個現象怎麼看呢?
鄭問:這是因?出發點不一樣,我是中國人,所以我在創作中國歷史題材的漫畫時,總有一個尺在我頭上,有不能逾越某些東西。可在日本,他們對於關羽、曹操,不是那麼的尊敬,也不受到限制。所以他們在漫畫中可以描述和讀者想象有巨大不同的東西,就是一圖爽快。作為中國人,我在畫織田信長、武田信玄的時候,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也不會客氣(大笑)。也許可以拿到歐洲去出版?反正不用害怕我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來批判我。我覺得從商業性、娛樂性上考慮,這種改編也並不為過。不過,在某些日本漫畫堙A把日本人也強畫到中國歷史堥荂A甚至突出體現出他們民族優越性高於我們中國,這洋我就會感到排斥。

東東:您平時接觸遊戲嗎?是否玩過日本的三國遊戲?
鄭問:我家埵袈S2,電腦上也裝了遊戲,大部分都玩格鬥的遊戲,也不練級,也不看積分什麼的,打完了就去畫畫(笑)。口本KOEI的那個“三國志”我也玩過,覺得第五代最好。最近網路遊戲開始流行,我也會玩一玩,有時候也會想—想,為什麼這種遊戲類型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埵b世界,特別是在業洲,在中國掀起這麼大的風潮?

東東:那您得出的結論呢?
鄭問:我覺得還是“人”的因素,也就是人和人結交的趣味。事實上網路遊戲的架構一般都很簡單,練級、打怪、找寶物……除了消磨時間外,人和人之間,社群的交流才是樂趣所在吧。不過,我打宇很慢(笑),所以上去沒有隊友,話還沒說完,人家就走了,只剩下我在那堙均K…”(大笑),來不及了。因此之前玩過幾個網路遊戲,但是都不算深入。我還是喜歡像PS2的“三國無雙”那樣的,有時候工作累了,有時候和太太吵完架了,砍幾個人,發泄發泄,然後就好了(笑)。

東東:(笑)那就是不敢打太太,只好打遊戲了?
鄭問:(大笑)算是吧。

東東:您的太太對於您的漫畫怎麼看呢?
鄭問:她也看我的漫畫,提出意見,這個和我的助手們的建議是不一樣的。後者因為職務上的關係,所以總是不能很明快的表達意見,而她和助手不一樣,無所顧忌,不怕我炒她魷魚,也不忙我扣她薪水(笑)。她和我一樣,也是學美工出身的,所以在我困惑迷糊的時候,她常常能給我不錯的建議,旁觀者清嘛,一看就知道這個糟老頭是悶在哪里了(笑)。不過,這次華義邀請我過來,在美術創作方面給了我相當大的空間,干預得很少,自由度很大。我感覺很順手,沒有遇到很大的困難。

東東:我覺得,您也不該是一個在創作精神上被任何人限制的人。
鄭問:(笑)我想是吧。

東東:所以,我覺得這次《鐵血三國志》在美術方面應該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鄭問:托大家的福,應該是這樣的。

東東:嗯!非常感謝您在繁忙的創作中抽時間接受《家》的採訪,謝謝!



公關新聞 | 關於華義 | 廣告刊登 | 合作提案 | 隱私權政策 | 網站導覽 | 授權契約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