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題 : 筆作狂龍九天舞 身?紅塵一書生(上)……
日期 : 2004/09/20 發佈者: 台北華義
閱覽次數 : 1234567

訪著名漫畫家、《鐵血三國志》美術製作人鄭問
這個披著一身黑衣,快步走進來的入便是鄭問了。
這個坐在我面前,溫和、謙遜而可親的人便是鄭問了。
認識鄭問,是從當年《畫書大王》(中國最早的一批漫畫讀者都該記得它吧)堨L的《惟吞天下:秦始皇》開始的。從此,一直對他和他的作品崇拜有加;在感覺中,鄭問應該是—個如他的畫一股張揚不羈的人物,應該有一個衣衫狂舞,氣宇傲人的出場。可現在,在這個透得進豐沛陽光的大玻璃窗屋子堙A沒有飛揚的旗幟,也沒有滿天的落葉,只有鄭問如晚冬陽光般暖洋洋的笑容:雖然是從緊張創作工作塈漭L“拉”出來安排的采防,可他仍然很客氣的對我說“麻煩你了”,我趕緊回道:“哪里,是我麻煩您了……最近還忙吧……?”然後,採訪就這?開始了……

■事實上,我有很多——就像你說的那樣,比較張揚,比較輕狂甚至可以說是暴烈的情感,情緒,就算是一些比較奇特的東西吧,在作品中都已經把它們爆發光了,已經發表完了,而剩下的,在現實中,那種鬥爭心就已經很薄弱了。
鄭問:是的,最近還是比較忙的,我這次來北京常駐,主要工作就是配合北京華義的這款新作《鐵血三國志》做美術方面的設計;之所以會接受他們的邀請,是在之前看過華義美術創作團隊的作品後,覺得非常好,所以就決定到北京來和這個團隊一起工作、這群年輕人都非常有才氣,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可塑性高得驚人,他們進步的速度和幅度讓我印象深刻。

東東:現在在您領導下的華義美術人員有多少呢,每天用多少時間進行創作?
鄭問:不敢說是”領導下”,我只是來幫忙的(謙遜的笑);這個集體2D和3D的美術人員大概有20多人:而我主要是在自己的住處創作,做美術風格的擬定,也有一定的時間來公司和大家溝通。目前,《鐵血三國志》己經有一定的圖片資訊發表,托大家的福,反映還是不錯。

東東:我想,這其中很多也是有賴您人設的功勞吧!雖然您的作品在我們這邊還沒有正式的出版、但是通過種種渠道,看過您作品的讀者可謂很多很多、我也是其中忠實讀者之一呢!
鄭問:哪里哪里,虛名在外;雖然也許我在某一個專業的領域埵酗@點小小的成就,可是除掉這些專業上的東西以外,我不過是一個糟老頭子(開心的笑)。走在路上就是毫不起眼的那種。

東東:感覺您的確是個低調的人,和您作品中那種張揚的風格有著很大的差別。
鄭問:是啊,我大概就是把我的精神、愛好還有熱情,都放在我的作品堨h了,而現實中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也比較隨便一點。事實上,我有很多——就像你說的那樣,比較張揚,比較輕狂甚至可以說是暴烈的情感、情緒,就算是一些比較奇特的東西吧,在作品中都已經把它們爆發光了,已經發表完了,而剩下的,在現實中,那種鬥爭心就已經很薄弱了,就如我剛才講的,是個糟老頭(笑),很普通的一個人,沒有什?和別人不—樣的地方。

東東:那是不是您在開始創作的時候,就是“變身”成和平時不一樣的狀態?
鄭問:基本上應該是,我在創作的時候,面對的是一張白紙,而我要做的就是從一張白紙塈e現出我想要的那個世界,這個過程就是一直和一張白紙進行“搏鬥”,所以,在把精神和精力都消耗在那個地方以後,在平時呢,雖然不能說是“虛脫”吧。但總歸是一種不那?緊張,不那?在乎的狀態了。

■我發現,如果一個畫家沒有一定文化底蘊的話,他的作品就會呈現出貧乏和蒼白;所以我的作品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我覺得除了畫以外,文字方面可能也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東東:您現在的主要工作是《鐵血三國志》美術設定,您個人是否對三國文化也有濃厚的興趣呢?
鄭問:三國我看了很多遍,除非是三國的極狂熱者們。我想像我一樣,看得那?多遍的人恐怕不多(笑),除了正史《三國志》,還有白話的《三國演義》,還包括其他中國人,甚至日本人寫的三國方面的著作,都有涉獵、譬如日本人吉川英治改寫的那個《三國英雄傳》。不過我兩邊對比,還是覺得我們這邊正版的好,而最初看的《三國演義》——就是羅貫中的那個版本——最精彩。

東東:您對三國文化的這種愛好是從什?時候開始的呢?
鄭問:應該是高中的時候,十七歲吧,那時候我受一個很好的同學的影響,他的文筆很好,我就覺得?什?他能寫出那種我喜歡的感覺?所以我就在整天畫畫之餘,更多的開始接觸文字上的東西。我發現,如果—個畫家沒有一定文化底蘊的話,他的作品就會呈現出貧乏和蒼白。所以我的作品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我覺得除了畫以外,文字方面可能也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日本有一個講談社的編輯。當臺灣漫畫出版社的人問他,?什?臺灣有那?多的好漫畫,你們就看重鄭問的東西呢?他的回答很直率,“因?他能畫出我們日本人畫不出來的東西”。所以,對於現在畫漫畫的年輕人,我的建議還是“要看書”,因?繪畫風格加以時日,會水到渠成,可是要真正當一個大家,你的作品要經得起討論,就不光是繪畫的問題了。

東東:國內很多年輕人最初看三國都是從著名的上海美術出版社連環畫版本開始的,您是否看過這套三國呢?
鄭問:有,我有看過這些大師們創作的,很有口碑的作品。不過,他們畫的三國人部分以宋朝的服裝?主,實際上漢代的服裝和我們現在很多電視演出時候的服
裝真的很多不一樣,差異很大,我在畫三國的時候,在參照漢代資料的同時,很多東西也借鑒了秦代的服裝造型,秦漢相承,我想那個會比較接近漢的風格;

東東:不過.我在《鐵血三國志》的人設中,還是看到一些相對比較奇異的人物造型……我注意到,您在用畫筆詮釋一些相對次要人物時,總是能別出心裁,讓人眼前一亮。而在創作主要三國人物時,卻也是帶有些許前人作品的影子,例如本次《鐵血三國志》堛疑鬖苤C和大家熟悉的相差無幾,而司馬懿則完全是另一種風格,您能說說這是出於什?樣的考慮嗎?
鄭問:在《鐵血三國志》堙A我們熟悉的劉備、關羽,曹操等的造型比較“正式”一點我考慮到,在塑造他們的形象時,還是要順應我們的讀者或者玩家內心的期盼,創作的人能夠參與修改的地方不能很多,應該平平實實。在神情上畫出真正的曹操,真正的劉備,真正的關羽,就夠了;說到司馬懿,其實我覺得在連環畫、京劇中,他的年紀設定偏大,是個白鬍子的老頭,而事實上他是曹操劉備等人的後輩,比他們年輕很多,所以在這款遊戲堻]定他是一個壯年角色。不過,有時候也要看委託我創作的廠商,他們的要求是什?,比如這次華義的要求是能夠讓玩家在遊戲中宣泄情緒,所以我的玩家人設造型就比較張狂一些,相對會比較怪異,有人問,你這些人物的服裝設定雖然是中國味,可到底是哪個朝代?我想這不是問題,因?這是一些玩家扮演的角色,本來就是想象的人物嘛。




公關新聞 | 關於華義 | 廣告刊登 | 合作提案 | 隱私權政策 | 網站導覽 | 授權契約書 |